<dd id="lkpo4"><big id="lkpo4"></big></dd>
    <button id="lkpo4"><acronym id="lkpo4"><cite id="lkpo4"></cite></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lkpo4"></progress>
    <button id="lkpo4"></button>
  1. <th id="lkpo4"></th>
    <th id="lkpo4"></th>
    <span id="lkpo4"></span>
    <tbody id="lkpo4"><noscript id="lkpo4"></noscript></tbody>

    <dd id="lkpo4"></dd>

    <s id="lkpo4"><acronym id="lkpo4"></acronym></s>
  2. 廣東振越智能家具有限公司—主營:密集架,智能密集架,電動密集架,檔案密集架,是一家專注密集架生產廠家。

    index_06
    ban

    河源檔案密集架(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

    文章出處:    人氣:    發表時間:2022-05-09 11:26:31

      河源檔案密集架(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

      近年來,國內多個檔案密集架廠家不僅僅注重產品質量,在保證質量的同時,密集架廠家也逐漸將產品的重心放在外觀的創新上,外觀的噴涂工藝往往決定著產品的外觀,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哪家好?我們還可以從原材料和外觀噴涂工藝來判斷廠家!本文加以分析。

    密集柜圖

      一、使用材料為一級冷軋鋼板

      密集架的主要原料是冷軋鋼板,市場上的冷軋鋼有薄有厚,好的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所使用的冷軋鋼為加厚優質冷軋鋼,所生產的密集架其內部層板承重可達到80kg,滿足了檔案存儲需求。

      二、使用優質的粉末材料

      當密集架生產完成后,還需要對整體進行噴涂,這樣讓密集架表面更加地美觀、好看,也更加的耐用。傳統檔案文件柜的表面處理大多都是采用的噴漆,但是這種方法不僅對美觀性沒有太多的提升,同時用的油漆還會對人體和環境有害,不利于環保。隨著生產技術的提高以及環保意識的增強,市場上好的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使用環保塑粉噴涂,各種色彩的噴涂層細膩美觀有質感。

      三、噴涂流水線嚴格把控

      雖然只是表面的噴涂,但好的河源檔案密集架廠家對待流程依然十分嚴格,經過了預脫脂、主脫脂、清洗、水洗、表調、磷化、鈍化、水洗、烘干、冷卻、靜電噴涂、固化、冷卻等十三道工序。如果說噴涂線質量不過關,那么很有可能做出來的產品在后期的使用時會出現噴粉脫落的情況,影響到產品的美觀。所以說好的廠家還建立了較長的噴涂線,使鋼板得到充分的前處理、去除表面雜質,從而確保工件表面的噴涂效果。

      以上和大家主要講解了從原材料的使用和噴涂工藝的方向辨別和挑選廠家,大家在挑選廠家時,完全可以將這點因素考慮進去!


    密集架招標-振越集團
    振 越 集 團振 越 智 造
    源頭廠家一站式服務
    辦公家具定點供應商
    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中標率高達90%

    添加微信聯系

    138-2629-3157

    亚洲中文字幕久久久一区

      <dd id="lkpo4"><big id="lkpo4"></big></dd>
      <button id="lkpo4"><acronym id="lkpo4"><cite id="lkpo4"></cite></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lkpo4"></progress>
      <button id="lkpo4"></button>
    1. <th id="lkpo4"></th>
      <th id="lkpo4"></th>
      <span id="lkpo4"></span>
      <tbody id="lkpo4"><noscript id="lkpo4"></noscript></tbody>

      <dd id="lkpo4"></dd>

      <s id="lkpo4"><acronym id="lkpo4"></acronym></s>
    2.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